戰爭開始的時間逼近,冥兒真的如她所言,沒再與殌兒說過半句話。

不行這樣子,殌殌也只是擔心而已,要去跟殌殌道歉!!

心動不如馬上行動,冥兒快步往殌兒的房間踏去,剛好和踏出房門的殌兒碰面。

「殌殌!!」她抓住欲離去的殌兒。

殌兒冷淡的甩開冥兒的手。

「冥兒?剛好,我有事找妳。」父親在房內招了招手,示意冥兒進去。

冥兒看了眼殌兒表示歉意,要殌兒別亂走,接著跑進房內,關了門。

殌兒只停留了一秒。

父親剛剛要他不要再接近冥兒,他遵從了。

他不會樂於姐姐死在戰場上,就順道讓之前的事成為兩人之間的隔閡吧。

這樣就好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夜貓 的頭像
夜貓

從一而終的瘟神

夜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