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明聽說,冥兒的狀況有變好了,才讓殌兒去見她的。

星兒後悔了,後悔當初自己答應讓殌兒自己一人進去房內。

看到殌兒眼神空洞,渾身是血的走出房間時,星兒真的嚇到了。

問殌兒發生了什麼事,他卻沒有回答,他的雙眼下方劃過血紅色的淚水。

最後,殌兒只說了一句話,透出的痛苦讓星兒感到心痛。

「…我殺了她…」

「什──」

尖叫聲打斷星兒的話,似乎是剛剛走進房查看冥兒的族人發出的。

接著一陣雞飛狗跳,殌兒被衝出來的族人狠狠蓋了一巴掌,隨後他毫無反抗的被一群族人架走……

「星兒?」麘晨的聲音溫柔的將星兒的思緒拉回現在,他們兩正在醫護室:「還在想殌兒的事?」

星兒黯淡的點了點頭。

「那孩子會被處死吧?畢竟殺了同族的人嘛。」麘晨一臉平淡,彷彿在談論天氣般:「真沒想到,他竟然會殺了自己的手足,難道是發生爭執了嗎?」

星兒氣憤的反駁:「殌兒不可能殺了冥兒!!」

「可是這是現實啊。」

星兒氣得拿起病床的枕頭扔向麘晨。

不可能…殌兒怎麼可能殺掉冥兒?一定有什麼誤會…

「我一定會幫殌兒脫罪的!!」

麘晨溫和的摸了摸星兒的頭:「加油喔。」

星兒大喊了聲「我會加油」後,就離開了醫護室。

「…讓我吃驚了啊。」麘晨沖了杯茶,啜了幾口:「那孩子,似乎比他姐姐還適合墜落呢…這麼好的資源浪費了會遭天譴的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夜貓 的頭像
夜貓

從一而終的瘟神

夜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