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兒巡視著冥兒最後所在的房間。

「她可能是不小心跌倒,摔到殌兒的爪子上…」

不行!這情節怎麼想怎麼蠢!

星兒為自己的想像力缺乏感到無奈,她已經翻過這房間所有角落了,但想了幾次就是想不出在這房間內發生了什麼事。

「總不可能是自殺吧,冥兒不是那種人…」星兒一愣:「…難道…真的是…不可能吧…」

況且何必當著殌兒的面?

『…我殺了她…』

星兒瞪圓了眼,突然想通了。

是冥兒,要求殌兒,殺了她的吧…?

想到這點,星兒捂著自己的嘴,差點哭出來。

冥兒怎麼可以這麼殘忍?

「…星兒。」

一個身影將她擁入懷中。

「殌、殌兒?!」星兒驚呼一聲,感覺臉上迅速熱了起來:「你怎麼會在這!?」

對方卻什麼都沒說。

星兒這時才發現殌兒在顫抖…他只需要一個人給他擁抱吧?因為殌兒喜歡的人已經死了。

星兒閉上眼,享受這短暫卻不屬於她的一刻。

直到她感到喉間一道冰冷。

「…對…對不起…對不起…」殌兒哽咽著。

星兒掙扎著開口,湧出的卻只有鮮血,身軀也漸趨癱軟,開始失去體溫。

她的眼神開始迷茫。

虛弱的用唇語說了一句話,但殌兒沒有辦法看到──沒有任何人看到,這個女孩的告白。

「…殌兒,我真的好愛你。」

──我好想和你在一起。

這是星兒最後一刻、一個遺憾的念頭。

殌兒哭著擁緊已經不會再醒來的星兒,輕聲對著懷中的她道歉。

但即使怎麼道歉,殌兒還是親手把星兒殺死了。

「幹得漂亮。」麘晨從黑暗中現身,拍了拍殌兒的肩:「這樣你姐姐就能活過來囉…用這具身體。」

殌兒沉默了會:「為什麼…堅持要星兒死…要…復活姐姐,殌兒…難道不可以…嗎?」

麘晨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──哪能讓你這麼輕鬆的死掉?

「總之不行嘛,你不是為了姐姐什麼都做嗎?」

殌兒抹掉淚水,伸手闔上星兒那碧綠色的眼。

今後,她已經不再是星兒了。

再也不是了。

「走吧,孩子,還有仇要報呢。」

麘晨牽起殌兒的手,欣賞著神色恢復淡漠的他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夜貓 的頭像
夜貓

從一而終的瘟神

夜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